四川产瘫男婴医疗案二审:打工家庭乞讨求医,一审判医院全责

四川产瘫男婴医疗案二审:打工家庭乞讨求医,一审判医院全责

  为方便给桐桐做康复操,他的所有的衣服都经过了特殊“改造”,右臂上手术后的疤痕清晰可见。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周前平第一次当众下跪,是在儿子桐桐(化名)出生的那天。为了给这个刚出生就面临死亡的孩子凑医药费,他在医院门前以这样的方式乞讨求医。

  从出生那一刻起,桐桐就失去了健全的身躯——肱骨骨折、臂丛神经损伤、脑损伤、呼吸衰竭……两年来,周前平与妻子不顾家人的集体反对,坚持要救活桐桐,在数十万元医药费用的重压下乞讨筹钱。

  桐桐后来被确诊为分娩性臂丛神经损伤,也就是“产瘫”。周前平认为,孩子的身体损伤是产科医护人员的过错造成的,便将当年接生桐桐的四川大竹时代医院告上法庭。

  2018年12月,大竹县法院经审理认为,桐桐的损伤系医院在产妇分娩过程中的过错所导致,医院应当承担全部责任,遂判决大竹时代医院支付医疗费、护理费等14万余元。

  一审判决后,大竹时代医院提出上诉。2019年5月6日,此案在四川达州中院二审开庭,未当庭宣判。

  官司还没有最终结果,但孩子的治疗不能停下。周前平告诉澎湃新闻(),为给桐桐治病,家里已负债累累,后续治疗费用仍是个“无底洞”,“目前只能寄希望于二审判决。”

四川产瘫男婴医疗案二审:打工家庭乞讨求医,一审判医院全责

每天做康复操时,桐桐都会因为疼痛大声哭闹。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父亲的抉择

  5月8日上午,在大竹县天城镇平等村一栋破旧的两层阁楼里,传来一阵阵哭声,声音中夹杂着一个童音不断喊“疼”。屋内,31岁的周前平与妻子毛有玲将两岁的儿子桐桐强行按在床上,抓着孩子的左臂帮他进行康复训练。

  周前平说,桐桐长到两岁,流过的眼泪比一般的孩子要多出好几倍,“他右臂臂丛神经因产伤被拉断,几乎不能动,这样的康复训练必须每天进行,否则孩子可能出现肌肉萎缩甚至粘连,再想恢复几乎没有可能。”

  周前平从2006年开始与妻子在外地打工,桐桐出生前,两人已打工近十年。夫妻俩曾想,等桐桐出生之后,他们就不再外出,在老家开一家面馆,一边抚养孩子,一边照顾老人。但这一计划,在桐桐出生的那天被彻底打乱。

  2017年3月16日,周前平的小儿子桐桐在大竹时代医院出生。他回忆称,当天凌晨4时许,妻子毛有玲被送进医院后,直接进了产房,他也一同跟了进去,“大约20分钟后孩子就露出了头,但没过多久他的脸就变成了紫色,等孩子生出来后已经重度窒息了。”

  周前平说,经过医生抢救后,桐桐的呼吸恢复了,但医生说,孩子的情况依然十分危险,建议转院治疗。

  当天上午7时左右,桐桐被送到了大竹县人民医院。该院一名儿科医生郑运芳回忆称,桐桐被送来时呼吸急促,左上肢肌张力差,有肿胀、骨折现象,右上肢无肌张力,“经过检查,确认孩子肱骨骨折,臂丛神经可能也受到损伤。”

  因为医疗设备等诸多问题,很快,桐桐又被抱上救护车送到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据该院的一份入院记录显示,桐桐在入院后,被诊断出左侧肱骨骨折、脑损伤、呼吸衰竭、肺炎、心肌损害、肝功能损害、肾功能损害、臂丛神经损伤等21项病症。

  周前平说,从桐桐出生的那一刻,就不断有不同的人劝说他放弃这个孩子,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因不愿放弃桐桐,他甚至与家人决裂,“医生说,要救活这个孩子至少需要30万元,本来有亲戚答应要借钱给我,在得知桐桐的病情后,借钱的事就此作罢,我突然觉得我们被逼上了一条绝路。”

  毛有玲回忆称,桐桐出生之后,在重庆进行了26天抢救方才脱离危险,此后,他们带着桐桐先后前往成都、上海等地接受治疗,花光了所有积蓄。无奈之下,周前平开始乞讨筹钱,“那段时间,他靠着自己一双膝盖,在大竹县、达州市以及成都市的许多公园、广场跪地乞讨,一共讨到了一万多元,孩子在哪里治病他就在哪里乞讨。”

四川产瘫男婴医疗案二审:打工家庭乞讨求医,一审判医院全责

为给桐桐治病,周前平曾带着孩子乞讨求医。受访者供图

  索赔与官司

  2017年7月12日,周前平与妻子带着桐桐在上海华山医院进行了臂丛神经移植移位功能重建手术,把断裂撕脱的臂丛神经重新接上,也是在这次的治疗中,桐桐被确诊为右分娩性臂丛神经损伤(产瘫)4型。

新2投注网-新2投注 (http://www.vvqnafa.com/shehuixinwen/14365.html):四川产瘫男婴医疗案二审:打工家庭乞讨求医,一审判医院全责

上一篇:西南首例小肠移植完成 父亲捐献1.8米小肠给儿子
下一篇:贵州侦破一起特大倒卖化石案 涉案金额超4000万元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