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大战,一场互联网底层价值观的“对决”

20 世纪90 年代和2000 年代,大多数人认为技术将是一种分权的力量。但今天,很多人对这个承诺失去了信心。

  扎克伯格谈到2018 年度挑战时如此表示,如今,Facebook对权力的滥用也已经让自己深陷漩涡。

  事实上,扎克伯格略带悲观的论断不无道理,在商业利益驱使下,过去十年全球互联网正日益走向中心化——

  巨头控制着流量分发,掌控着变现规则,大幅提升商业效率的同时,也对创新和公平构成威胁。流量、头部、中心化、强运营,成为互联网世界出现最频繁的词汇,纵观这些年崛起的众多独角兽,本质都是中心化控制的成功。

  当高效的中心化模式盛行于互联网,公平普惠和去中心化的初心渐冷,互联网世界的大佬们也开始反思,于是一轮新的变化又开始酝酿和发生,普惠价值再次被重估。

  宿华“斗恶龙”

  在短视频通往未来的路上,走公平普惠路线还是中心化路线,两种不同的选择造就了两家巨头—快手和抖音。

  起步最早的快手,至今仍是一个稀有物种。与大部分短视频平台围绕明星、kol进行热启动不同,快手崛起于普通人,且有着融入血液的产品价值观—平等普惠。

  两位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都出生于中国的小城市和农村,虽然成长为谷歌、百度等大公司的技术精英,却有着深入骨髓的人文情怀与平民视角。

  2013年,当快手决定从GIF工具转型为短视频平台的时候,宿华和程一笑把目光投向了普通人。

  他的观点是,光和热大多数时候像聚光灯一样,聚焦在少数人身上,而互联网领域缺一个像阳光一样,洒在所有人身上的平台,“不是说聚光灯不好,而是很多了,我们需要阳光,到处去洒。”

  这种“洒”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不向明星KOL进行流量倾斜,保证流量分配的均匀;

  二是推出基尼系数,用宏观调控的方式解决“贫富差距”;

  三是轻运营,不打扰用户,让用户主导社区演变。

  如同伯纳斯·李让互联网有机会普惠大众,快手借助硬件革新、算法推荐和平台支撑,大幅降低了短视频门槛,让中国巨量的下沉用户和普通人第一次有了记录分享和自我表达的机会。

  这种表达欲一旦被唤醒,其能量是超乎想象的。不到两年,宿华和程一笑带着20多个人就让快手DAU突破1000万,再过两年,这个数据逼近了1个亿。如今,这个数字正在向2亿逼近。

  快手崛起过程中,平等普惠和对个体的关切,是理解其优点、缺点和一切争议的基石,它既成就了快手,也让其走过弯路。价值观之上,才是它的算法、生态、平台和产品。

  在一次内部分享中,宿华讲了一个勇者斗恶龙的故事:

  说是一个村庄,旁边有一条恶龙,它老吃人,村庄就派了勇士去杀掉这个恶龙,后来发现每年派出去的勇士都不回来。原来勇士把恶龙杀了,住在那儿,身上慢慢长出了鳞片,自己长成了新的恶龙。

  “其实,当你掌握了一定的资源,掌握了资源分配的规则和机制的时候,你会成为那个特别有power的人。我是全天下认识网红最少的人,我关注的网红一个也没有见过。”宿华说,必须警惕当你掌握了资源,又制定了分配规则,很可能会成为操控它的人,而丧失了追求平等和普惠的初心。

null

  30年前,伯纳斯·李也有类似恐惧,他本有机会通过收取专利费、入网费创立浏览器公司,最终却选择了放弃,回归到工程师领域,致力于让更多人免费使用万维网上的资源,而不是相互封闭和唯利是图。

  洪水与坚冰

  2017年之前,快手在短视频领域没有对手,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威胁,直到抖音出现。

  两款产品鲜明体现了互联网价值观的分野。区别于快手的普惠、轻运营,抖音通过中心化、强运营、沉浸式消费体验,把精致和爆款内容推向大众。

  这看上去是又一次中心化控制的胜利。高投入买量、高成本运营、高效率变现,抖音的爆款视频、洗脑音乐、明星网红迅速将用户卷入其中。

  不到两年时间,抖音像洪水一样,自上而下蔓延。2018下半年,抖音日活超过快手。

  客观看,抖音作为中心化控制的平台,集中体现为两点:

  一是流量分发的中心化,抖音流量控制在自己手中,擅长通过流量倾斜刺激内容生产和服务于变现;

  二是强运营引导内容生产,热启动速度快,爆发力强。

新2投注网-新2投注 (http://www.vvqnafa.com/shoujixinwen/6708.html):短视频大战,一场互联网底层价值观的“对决”

上一篇:从兄弟搭档到竞争对抗,周鸿祎与齐向东的16年合离
下一篇:视觉中国连续第三日跌停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